沈阳抑郁症医院
大叔离婚四次均为成功 患得抑郁症
当前位置: 沈阳国防医院抑郁症专科 > 媒体关注 > 大叔离婚四次均为成功 患得抑郁症

大叔离婚四次均为成功 患得抑郁症

文章来源:沈阳抑郁症医院 发布时间:2016-04-26 进入精神科专家答疑区

夫妻俩经营婚姻20多年,并不容易。可52岁的窦威(化名),却时刻想着和老婆离婚。他称从自己结婚的第一天起,就想着以后究竟什么时候能离婚。而现在自己余生最大的梦想,也就是能和老婆离成婚。但前前后后四次尝试离婚,他都没能成功。甚至为了离婚这事儿,他还患上了抑郁症。离婚魔咒为何始终围绕着窦先生,他究竟又在纠结什么?日前,压抑已久的窦先生终于拨打本报热线向记者倾诉。

倾诉:“我俩100件事情,99件都谈不拢”

4月14日下午四点多,社区报热线63900090接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情感倾诉电话。电话里,他称自己有个不爱收拾、性子倔强、不体贴的老婆,“我俩说100件事情,99件都谈不拢。”

16日,记者约他在居住的大黄路竞地花园小区中庭花园见了面。第一眼见到他,中等个子、身材消瘦、五官清秀,戴着眼镜,显得很斯文,但有些花白的头发和泛黄的脸庞,紧锁的眉头,给人的感觉又很憔悴。他,就是打来电话的窦威。

都说五十知天命,窦威却不知道以后的婚姻生活该怎么继续。

窦先生告诉记者,他来自北碚农村,家里有三个妹妹。他通过自己的努力进了国企,有了份待遇不错、体面的工作。进单位实习时,他认识了现在的老婆晓莉(化名)。当时部门正好三男三女,大家就经常一起出去玩,两人慢慢熟悉起来,耍起了朋友。

“晓莉是城里人,有城市户口。”窦威说,“当时我们也说不上爱情。”综合各方面考虑,他当时觉得在物质条件上,两人比较互补,所以没多久他们就结婚了,第二年就有了女儿。

但结婚生活在一起后,窦威才发现自己和晓莉的人生观价值观都很不一样。自称有洁癖的窦威,看不惯晓莉不爱收拾的习惯;做事不喜欢拖拉的他,也忍受不了她的慢性子。晓莉家里只有两个孩子,父母都比较惯着她们,晓莉挣的钱绝大部分都用在吃穿上,平日里的爱好就是吃美食、到处耍、睡懒觉。“家里的事情她都不管!说了又不听,又倔强。”窦威说到激动处,把眼镜拉下鼻梁,挂在耳朵上,使劲地拍着脑门。“我们之间有100件事情,99件都谈不拢,从结婚第一天开始,我就想着什么时候能和她离婚!”

挣扎:四次提出离婚,都差临门一脚

一开始,窦先生和妻子因为各种家庭琐事、生活习惯而争执,两人都只是动嘴,后来开始动手。窦威也有些内疚,“我毕竟是男娃儿,手脚重,拉扯时容易把她弄痛。”因为在家待得不开心,于是窦威常常一个人出去散心。

2000年,喜欢跳舞的他,在舞厅认识了一个比他大四五岁的女人,对方温柔体贴。“我们在一起了。”窦威承认自己出轨做错事,晓莉知道此事后,提出离婚。

这是窦先生和妻子第一次尝试离婚。一开始,他表示同意,但后来考虑到要负担妹妹们读书,若还要支付孩子的赡养费,自己的负担就重了。考虑再三,他没有同意离婚,但这以后俩夫妻的关系就更差了,吵架动手更是家常便饭。在每天的争吵声中,窦威患上了抑郁症,每天头痛得睡不好,吃不下,只有依赖药物。“家里的事,她还是不管。”窦先生说,有次出差,他出去了两天,回来发现走时吃的碗,还放在洗碗池没有动。

这期间窦威一直都觉得很痛苦。2012年,感到无法忍受的窦威主动向法院提出了离婚申请。工作人员调解后希望两人能再商量一下,挽回这段感情。“女儿也不希望我们离婚,想到当时她还小,我就撤诉了。”窦威说。

这以后的日子过得更不平静,晓莉每天晚上上网到很晚才睡,因为抑郁症休息不好的窦威多次提出希望她能早点入睡,但晓莉还是照常为之。于是,窦威搬到客房睡,两人至今也是分房睡。

去年9月,女儿大学毕业后开始实习,于是窦威又向法院提出了申请离婚,这已是两人第三次试图离婚。“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喜欢和我开玩笑,当天法庭开庭前更换了开庭室,通知老婆时,她没有接到电话。于是她去错了庭,没在现场,法院自然就没判……”窦先生苦笑着说,第三次离婚再次以失败告终。

4月22日,窦威第四次提出离婚申请。原本心里就犹豫不决的他,来到法院看到排队人太多,心里又打起了退堂鼓。加上正巧当时有朋友打电话找他,他还没把材料复印好,就转身回去了。“说实话,到第四次离婚时,我自己感觉都疲惫了,内心是真心想离,但总觉得似乎有太多阻力,想离都离不了。”说到这里,窦威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而对于离婚,女儿很反对,老婆晓莉倒是显得无所谓。记者打电话给晓莉,说了窦威的挣扎后,对方在电话里笑了笑,称有事忙,直接挂了电话。

纠结:每天都为“离”和“不离”找理由

虽然四次离婚都没有离成,但窦威的纠结一直没有停。“我把房子车子都给她们准备好了!”窦威说,为了离婚,他给女儿和老婆都做好了准备。

前天,记者跟窦威联系时,他还想着以后的日子就这样过了,自己能忍就再忍忍吧。到昨天,窦威又在想着离婚的事了。“只要我不看到她(晓莉),我就没事,也不头痛。”到现在为止,窦威的纠结仍然没有停止,但他依旧能照顾好工作和家里。“我的角色就是丈夫、父亲、保姆、厨师、清洁工、提款机……”对于自己在家里的定位,窦威这样说道。

随后,记者也联系上了窦威的多年好友、高中同学张萍。“哎呀,我们劝了他很多次了!”张萍说,每次同学聚会,窦威总是要说自己离婚的困惑。一开始大家都会安慰他,给他分析,“我们不是说劝他离或不离,而是让他心里怎么开心怎么做。”张萍说,后来她发现,窦威总是很纠结,决定离婚了,后来又找出各种理由不离。

至于晓莉,张萍说,她原本家里条件好点,又是一个典型的重庆女娃儿,性子烈,“他认识她的第一天,她就不爱做家务那些。对于离婚,她也没有做任何事去阻拦。我觉得她也没得不对的地方呀,不能要求她又能做事又能照顾家里啊。”

专家:“离婚”不是“抑郁”的解药

周小燕(婚姻情感类咨询专家):首先离婚这件事,并没有人来一哭二闹地阻止,所以是窦威自己心里就不想离。过去的农村苦孩子,通过自己的辛苦努力走到现在,太辛苦、太累了。要是一离婚,或许地位、财富、形象都会有损害,他不忍心、舍不得、恐惧,所以内心里他说服不了自己。

另一方面,他自卑也自负,他希望自己能有个低眉顺眼的小媳妇,得到她的体贴和安慰。但现实的他却娶到一个酱油瓶倒地都不扶的“大公主”,从一开始两人的价值观都是平行的。

所以要改变的不是客观因素而是他自己。首先是他要勇敢面对自己的问题,然后接纳内心深处不愿承认的自己,再就是积极治疗。

沈阳抑郁症医院

火车站

1、沈阳北站乘坐地铁2号线,到北陵公园下车即可。
2、沈阳北站乘坐217、800路,到北陵公园下车即可。
3、沈阳火车站步行约717米到沈阳站,坐220路,到北陵公园下车即可。

飞机场

1、桃仙机场到马路湾下车;转乘138路,到辽宁大厦站下车;再步行约635米,到北陵公园即到沈阳抑郁症医院。
2、桃仙机场到马路湾下车;转乘247路,到北京街下车;转乘217路,到北陵公园即可。

沈阳抑郁症医院地图
  • 医院设备

  • 医院环境